S.H.I.E.L.D

致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美好。

……靠。
向来以温文尔雅著称的她,在好巧不巧迎面路遇那位L先生的狗血时刻,还是有些绷不住地往上翻了翻眼,又提着嘴角生憋出个看起来有些牙疼的礼貌微笑,颔首目不斜视跟人擦身而过。
L先生,别称交际花,顶一名曰“她的唯一前度”的千斤重头衔,自打没认识几天就见色忘义追求她许久,勾到手后又上赶着弃之如敝履,与她一拍两散后,就时不时从她心底窜出来跳腾个一两回,搞得她心力交瘁,甚至很想把人拉出来素质三连。这回倒巧,人气定神闲翩翩踱到她眼前了,她倒半个字都吐不出。
没那么多伤春悲秋,她芦苇一枝,韧劲儿强着呢,不过就是认死理,心里头好容易放进来一个活物,结果人往自己浑身上下最柔软的地儿狠狠给了一刀转头就走,豁口挺大,她得留在原地缓个两天,等吊着的那半口气落踏实了,才能继续走动。还有,科学证明酒精消毒,是良药,指不定喝上几顿,好得快些。她一边瞎琢磨,一边搪塞应付来自四周的各色关怀——不过冷眼旁观的社交礼仪,有这闲工夫,她还不如出门右转,去试试那小酒吧里她早惦念上的长岛冰茶味道正不正。
人说时间根治一切,她想来也是,不过就是不知还得多久,她现下不算是踏踏实实过日子,总不舒坦,有些回忆淌在血里头,她得倒一倒,可总是没处说,话到了嘴边,有时候也不敢说。她坚强,但也不是生憋这么个坚强法儿。
说穿了就是,她桩桩件件的,都记着呢。
她记得在她最孤独时他的温柔陪伴,记得那杯酸涩的柠檬水,记得姑娘们一迭声叫嚷着起哄,记得指尖的微弱温度,和舌尖冰凉的一点甜。
莫西莫西。
不要回拨。

【双北】焉识

RPS,何老师的主场。
我尽力不ooc。

他笑意不减,卡着时间把话筒举至唇边cue流程,带点京腔喊句“大老师”,镜头随之给到舞台右侧,节奏精准稳当,可就那么短短几字里,他的灵魂却超乎他意料地一下子失控,轻飘飘回到年初那场扎在喉头,吞不得也吐不得的深夜作别。
“撒老师”,就是这样一模一样的语气,他无数次拿来呼唤他,尾音呼一下扬起来,连带心头丝丝缕缕地浸了蜜。

其实也不是多新鲜的故事。
他们同处在一个万众瞩目的圈子的最高位,一个中央台一个芒果台,本该毫无交集,却因一个小小网综相互熟识。撒贝宁身居这种水深火热的环境已廿余载,原本应与他,与那些长者一样被磨平棱角,温润稳当,可他偏就做那老得不见岁月痕迹的偏执书生陆焉识,依旧一身少年意气,满腔专注深情, 对生活永葆热情。他在每一次交锋里毫无悬念地吸引他,像地球引力。
可他在无数摄像机瞩目下,被他托在怀里高呼庆贺,心第一次乱得大失方寸的一刻,就知道故事没结局。
可撒撒还是他的糖,是他迄今为止唯一的soulmate,是他爱得像是在背负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白月光。
我爱他,是我这辈子最最最叛逆的事儿了,他这样想,心里不知怎么泛起点偷腥的小猫一样的得意来。

他又想起第二季末尾的收官名场面。他其实兴奋得要命,和撒贝宁以精神的高度契合联手胜出,他简直抑制不住自己想要扑到他怀里的心,可出于习惯性高度紧绷的掩饰心思,他只允许自己靠上那么转瞬即逝的一瞬,旋即顾不得影响气氛,随意寻个由头避开,独留他的撒撒在原地兀自一遍遍叫他的名字。
再不逃,他怕真的会坠入崖底。他已经够任性了,再这样下去,就过分了。他身为主持人为他人的光辉服务的这一生,永远不能出格哪怕半寸。

时间一如他所料,毫不留情。第三季收尾得毫无悬念,他们坐在一起续摊,灌酒。其实他每一次跟撒贝宁不知来日何期的离别都单方面痛得歇斯底里,可在他面前,他从不敢伤别离,故意冷漠,故意克制,唯恐露出一点点不该有的苗头被。
他清晰地知道我是大侦探要来临,第四季会不会有,真的难保了。可他们还是叫他做常驻,叫他carry全场,叫他在没有他的相同地点继续风生水起。
他最后一个走。那天很冷,出门的一刻寒风争先恐后涌上来,刮得他一个踉跄。可他不会抱怨,只细心关照工作人员,规规矩矩上下车,上楼开门回家,逐一找经纪人确认大家安全,洗漱,按灭手机。
陆焉识爱婉瑜,这是故事的唯一不同。

Vorbei.

注:陆焉识及婉瑜来自严歌苓长篇小说《陆犯焉识》。高级知识分子陆焉识在wenge中被发配大西北二十年,期间慢慢发觉自己内心对始终深爱自己的妻子冯婉瑜刻骨的爱,但回到婉瑜身边后,婉瑜已经在苦苦等待中失忆。
开头一幕来自《幻乐之城》第五期。

我的雨。
毫无悬念。
帅炸。

【沈马】远辰

我我我我没敢看传说中叔叔微博那边的刀,也不敢关注叔叔的近况。

王牌花絮我都没看,丽丽节目里都那么避嫌了,我我我怕吃到刀。。。

所以对不起各位,还是有私设,不过我尽量避免。

这篇是沈叔叔单箭头,还是走回抒情的路子,字数1000+,背景是王牌录制后,注意避雷。
———————————————————————
“你为什么那么避着我?”

其实在这句话问出口之前,他就早已看出了姑娘眼里压都压不下的倦意。

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要问。

他似乎好久都没这样任性过了,可这不一样。

这不一样,他不断地告诉自己。

再不伸出手,姑娘就真的要走远了,远得再也回不来,远得二人的人生再无交点。

别人,或者全世界任何人现在来与他诀别都没关系,她不行。

他这样想着,问话时唇齿间有压不住的颤抖,就好像她负了他一般。

可他有什么资格呢。

因为这些事被指责的是她,被质疑被威胁被忽视的都是她。

从前,他都在心里悄悄认定她是他的姑娘的。而现在呢,纵使是他弃了自尊全力挽留的时候,他都不敢肯定姑娘会不会回头。

果然,姑娘没有回望他,只是低着头轻轻揉一揉太阳穴,任由疲惫沿着自己滋长,慢慢地在二人之间隔成壁垒。

他看着她这副模样,一种无法抑制的心酸和无助突然一下子涌上来,那个他最怕的念头,还是成真了。

晚了。

也对,这几年以来,他在她那样无助,甚至像从前一样向他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都不愿丢掉一点点可笑的骄傲,只是事不关己地笑,喝酒,纵欲,来逃避自己因她而起的那些揪心和无法抑制的强烈心跳。她也从不怪他,只是一个人承担起所有属于她的不属于她的罪责,然后依旧挺直了脊梁走自己的路。

离他越来越遥远的,她自己的路。

他在日光鼎盛的时分为她带来千般美满万种笑意,然后在她的黑夜里逼迫她一次次失望,丢下她一个人独行。有时他就像个顾影自怜的小丑,把自己锁在对她的爱里,困住手脚绑缚唇舌,永远不能脱身或坠落,可他自以为的这些委屈,甚至不及她承受的万分之一。

他们现在穿着好似新婚夫妇的西服,坐在就好像他们做访谈节目时一样的双人沙发上,带着和熬夜写戏时的同样程度的疲倦,而他就像从前一样,睁大了双眼注视着她,可泪水却终于不自觉地争先恐后涌出眼眶。

他想,这可能会是他第二次听懂张学友的《心如刀割》。

也是他卓别林一样的,为艺术而生的这些年岁里第一次为一个人哭得这样伤心,倒像个滥俗连续剧里的男主角一样,无言又深情。

但她还是不肯回头。就像座雕塑,始终坐在与他保持疏离距离的沙发另一头,低头把玩着手机,眼神和呼吸里毫无情感波折,像在嘲笑他从前的自尊,又像在讽刺他此刻的后悔。

其实私下里的她不会这么漠然的,他们向来可以在屏幕之外插科打诨,互相关照,只是这几年过去,在她心里,他似乎从她最牵挂的人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酒肉朋友,可以一起玩闹,但再也不值得信仰和依靠。

该放下了,无论他心里要埋葬多少愧和悔,他们背后,都早已各有枕边人。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up最后的几句叨叨:只写单箭头,一次单箭头得比一次彻底是有原因哒。不是我不想给叔叔和丽丽发糖,只是因为自己这几年爱的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写单箭头的话会比较真实,感情更充沛~

感谢留评的大家~很温暖(。・ω・。)ノ♡

【沈马】随

培养出规律,一篇沈老师单箭头一篇马老师单箭头。
所以该马老师惹。
这篇我尽量填故事线,拉长一点篇幅,不然光抒情出不来效果,大家看着也单调。
其实我从没去过地质礼堂,只能在网上尽量搜集了信息,若有bug请指出。
这一篇送给 @学冬女票 ,昨天深夜失眠,看到这只小可爱的给我的评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算太糟糕,也不太孤单。
谢谢喜欢沈马的你们给我的温暖。
—————————————————————————
地质礼堂里的大影厅灯光昏暗。她独自坐在第五排左起第二个座位上,把口罩拉低了一点,有些不自在地往左手边看去。座位当然是空的,一个票房一般的贺岁电影而已,这一场四分之三的入座率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想着些有的没的,不过几分钟,电影也就开场了。大荧幕里,一本童话书被一页页翻开,女主人公的声线柔和又温暖。她刚刚被电影吸引去半分注意力,身旁就传出些窸窸窣窣的响动,有人躬着腰一迭声道着“抱歉”,向她这边走来。她暗道不好——不会是有人要坐她身旁这位子吧,可真是扫兴啊。她在进场前还特意在订票软件上确认过,这位子的票明明没人买的。此时她只得诚心祈祷那来人万万不要坐过来。

果然,说什么来什么,当那人从她眼前走过时,她简直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个言灵。于是她只好把口罩重新戴好,蔫蔫地窝在座位上,想着是不是此时走人比较明智。正思虑着,手腕上突然一暖。她下意识要挣开手,一回头,便看到低低的鸭舌帽下,那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带点狡黠的大眼睛正定定地注视着她。她说不清那一刻对方的眼神,或许有些惊讶,又有些宽慰,明灭不定。

电影仍在继续,荧幕里灯红酒绿,可她只感到四围无声无色,只剩眼前人的灼灼目光。那可是与五年前如出一辙的画面。回忆忍不住重放,那段时间他和女友矛盾颇多,向来以懒著称的他没心思应付女友,干脆搬来观湖住着,隔三差五就约自己来地质礼堂的电影院一游。他倒也无所谓看什么,可每一次都固执地拉着她坐在第五排左边的两个位子。她表面上东嫌西嫌,暗地里却把票根一张张存好,想着他这样选座位的原因,是不是他也和她存了些一样的,秘而不宣的心思,又在想及他这样颓废的理由时,忍不住心揪得紧紧的。可那又如何,当时的她想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呀,能多一刻是一刻。
可惜他总归是要回去的。是啊,无论如何,他最爱也最在乎的人还是他的女友,她深知这一点。于是,那段两个人每天凑在一处看电影吃烤串的日子不再,当然他们还是会常常一起玩,和麻花的演员们三五成群地。再然后呢,他们自己也上了大荧幕,她做了他的女一号,以无数个日夜的工作和电影上映后网络上无数莫须有的攻击为代价。于是她终于狠下心来远离他,把爱在怨恨里浸泡成距离感,再也回不去。

可爱过那么多年了,等到她终于觉得自己能够放下从前的时候,她抱着祭奠青春的心思翻出那个藏了票根的本子,费力地辨认出第一张票上面早已淡去的日期,然后在五年后的那一天,从下午满满的通告中抽出一个空档,订下这张影票,独自赴一个分明就不存在的约。

谁曾想竟真有心上人前来。

她用目光细细描摹着眼前人的眉眼,脑子里全都是十年来的种种画面,和他或认真或玩笑的一声声马老师,马丽,丽丽,突然觉得从前的那么多不甘都从此落地。他们真是本世纪最默契搭档,她想着,然后微微勾起嘴角,想着,值了。

她其实分明知道,这两个位子是他和他女友最偏爱的位子。

—————————————————————————

这个超冷门的,但ta超优秀的。

你吃饭了么?________
对手指。________
我希望得到夸夸。________

我再最后给你夹一块鸡肉。
我要走了,因为有人来了。
bgm:《大鱼》
————————————————————
沈腾有些失神地看着微博之夜短视频里扶着别的姑娘走上台的马丽。
她一头短发,西装干练利落,帮着那姑娘整理裙子,然后也不多话,从郭德纲手里接下奖杯。
他突然就想起去年的微博之夜。他们走在一起,接下奖杯,她穿着漂亮的长裙,他扶着她踏上红毯。
“马冬梅?”
回忆重放,他不自觉地笑着叫出口,沉寂了好久才反应迟缓地想起,都过去多久了。
他可早就说好要走了。
他极有爆发力的搭档一样可以才华满溢地独立创作,他的底牌当然也是麻花儿里姑娘们的底牌,他最好的朋友终于独当一面地站上综艺、电影、话剧舞台,资本投资人翻篇儿了,人家脱离了他的影子,活得比他精彩多了。
多好啊。这就是二人的最终目的了。马丽跟沈腾毫无关联,是个优秀的女演员,喜剧正剧都完美拿下,电影话剧口碑收益登顶。
他又想起二人以沈马的身份参与的最后一个活动。许文赫和马丽的经纪人就站在镜头后面,琦琦还等着他工作结束后一起去吃饭。
那时他说我要走了。然后挑眉,瞥一眼文赫,暗示一样地笑。紧接着他就补上一句,因为有人来了,然后和马丽打打闹闹地笑得更欢。
终归还是不想走,可爱也爱过了,十年时间早就溜走了,现在的他有最好的琦琦,有即将出生的宝宝,马丽也终归是安稳了,找到了那个对的人。
喂,镜头前那样光鲜又洒脱的你呀,要好好对自己,知道没?
他这样想着,然后放下手机,看看窗外。
一滴无谓的泪水划过,夜色沉默,星辰隐约闪烁。

[沈马]若你爱上油麻地

小短篇,真人向
用了阿肆的歌名
—————————————————————————
        前两天马丽正带着艾伦在麻花热火朝天地排新话剧,那边就传出了《西虹市××》开拍的消息。马丽忙得脚不沾地,还没来得及怎么感伤就投入了工作,却赶着年末以家里有事为由,跟话剧导演请了一天假,坐着凌晨的飞机直飞厦门。开玩笑,沈叔叔的戏,她怎么也得抽空去慰问慰问不是?
       来之前马丽就早已跟大魔打听到了沈腾的档期,还顺带吩咐了组里的老熟人不许告诉沈腾,说要给他个惊喜。于是,当马丽穿得不显山不露水,墨镜帽子口罩单枪匹马杀去片场时,沈腾一点儿都没察觉。正在拍摄的情节和乌龙山里的一小段剧情有些相仿,沈腾也不改他那笑场的毛病,在跟他搭戏的女演员面前笑得见牙不见眼。那位女演员生得漂亮可爱,虽然没进组几天却不知怎么地跟沈腾很合拍,几条后导演喊过,二人还不约而同地鼓掌庆贺,女孩儿用台湾腔打趣说,沈老师笑场的问题得耽误多少进度呢。
       马丽沉默地跟着沈腾的经纪人站在片场的角落里,也不去打扰大家拍摄。看来还要一阵子才休息,马丽左右看看,犹豫半晌后去跟两位导演悄声打了招呼,又交待了经纪人几句,便掉头离开。
       等沈腾中场休息,回到车里时,发现车里多了几大袋零食饮料,都是按他的口味准备的。经纪人只说有人一早来探班,在现场等了挺久,后来不知为什么走了。沈腾也不问,面上淡淡的,却突然回想起他在铁拳剧组时,静静地站在镜头后,看着她和艾伦在夜色下嬉戏的场景。
       他还记起她提到过的,初次见到他时的场景。
       “您好,沈导在吗?”
       “四个二,炸!”

请求。

拜托啦

肥美帝:

请求大家和我一起,让LOFTER出台一个政策或者制度或者程序软件,在发文的时候,就直接检测出我们所发布的内容(精确到某个词汇)不符合的项,然后我们直接就改,改到符合你的要求。


改完就发布。


发布了,就别他妈的再屏蔽我!!!


发文,说含有敏感词汇,发不出去,然后作者必须挨着检查,往往都检查不出来,然后修改发布方式。麻烦。


发出去了,第一瞬间屏蔽你还好,往往是一个小时以后屏蔽你。你还开着电脑还好,可以立即修改,但是关了电脑就只能骂娘,用手机更可怜,还不能找到被屏蔽的文,点进去显示文章已经删除。


无论哪个圈子,写文都是一件耗费心力,但是发布那一刻绝对是很愉悦的事情,但是LOFTER屎一样的屏蔽制度毁了这一切。


有时候说是因为上层政策,但是!!请问清水的屏蔽程度是什么?


为什么作者(我本人)会无缘无故进入黑名单?!


为什么清水文被屏蔽,质问为什么被屏蔽继续被屏蔽质问质问被屏蔽结果质问的质问继续被屏蔽?


为什么发文屏蔽了不到十分钟又解除屏蔽?!


为什么同样两篇文,发在一个艾迪里面,一个屏蔽另外一个不屏蔽?


最后,为什么放图链你都屏蔽!!!我他妈就信了你个邪了!


而且为什么翻旧账旧文都屏蔽?为什么转发会增加屏蔽率?为什么会有黑名单这种东西?!


所以你们的屏蔽是什么个程序??凭个人喜好吗?


请问LOFTER app的解除屏蔽程序到底要多久?被误屏蔽的作者有能得到你们一句抱歉吗?


请问你们APP的宗旨是什么?


你们的初心你们还记得吗?


我只想安安静静写文,不想发文发的提心吊胆,发完文之后还胆战心惊……


 @LOFTER官方博客 你们毁掉了这个CP带给我的幸福感。


不要老是想让我们改,偶尔你自己也要改一改。




2017.11.24


下面放一下我和LOFTER的私信部分。


因为有小天使在评论里问我,那我们能怎么做呢?我的回答是表达意见。我比较笨,不能做这个做那个,只能用比较笨拙的方式来。







就像我说的,我会每周问一下进度。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或许会打扰到对方,但是我是尊敬的用户。(诶~~)


也希望被无理取闹屏蔽过的作者们不要就这样认命,要我们适应规则可以,你把规则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啊!!!如果你不主动说,那我就主动问。


可能我一个人,他只是笑一笑,但是一百个作者呢?一千个作者呢?


总之,为了以后吧,诸君,请一起。


#没想到转出圈,感谢点推荐点心的每一个人#


2017.11.24 中午:


这个请求&吐槽贴是逐渐完善的。现在说一下针对评论里的大大说无论怎么弄都会被屏蔽的问题。


文字被屏蔽了,发图片也不行,发链接在文框里也是不保险的。


最好的办法是:


文章发到其他地方,网址的链接在LOFTER的评论里。告诉读者在评论里点击链接看。


到目前为止大家被屏蔽的词儿都不一样,太多了,这里不贴,容易被屏蔽。


希望大家的作品都能成功地被同好们看到。


期待LOFTER能早日改善用户体验,早日解决屏蔽的问题。


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