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E.L.D

【沈马】随

培养出规律,一篇沈老师单箭头一篇马老师单箭头。
所以该马老师惹。
这篇我尽量填故事线,拉长一点篇幅,不然光抒情出不来效果,大家看着也单调。
其实我从没去过地质礼堂,只能在网上尽量搜集了信息,若有bug请指出。
这一篇送给 @学冬女票 ,昨天深夜失眠,看到这只小可爱的给我的评论,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算太糟糕,也不太孤单。
谢谢喜欢沈马的你们给我的温暖。
—————————————————————————
地质礼堂里的大影厅灯光昏暗。她独自坐在第五排左起第二个座位上,把口罩拉低了一点,有些不自在地往左手边看去。座位当然是空的,一个票房一般的贺岁电影而已,这一场四分之三的入座率已经很不容易了。

她想着些有的没的,不过几分钟,电影也就开场了。大荧幕里,一本童话书被一页页翻开,女主人公的声线柔和又温暖。她刚刚被电影吸引去半分注意力,身旁就传出些窸窸窣窣的响动,有人躬着腰一迭声道着“抱歉”,向她这边走来。她暗道不好——不会是有人要坐她身旁这位子吧,可真是扫兴啊。她在进场前还特意在订票软件上确认过,这位子的票明明没人买的。此时她只得诚心祈祷那来人万万不要坐过来。

果然,说什么来什么,当那人从她眼前走过时,她简直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个言灵。于是她只好把口罩重新戴好,蔫蔫地窝在座位上,想着是不是此时走人比较明智。正思虑着,手腕上突然一暖。她下意识要挣开手,一回头,便看到低低的鸭舌帽下,那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带点狡黠的大眼睛正定定地注视着她。她说不清那一刻对方的眼神,或许有些惊讶,又有些宽慰,明灭不定。

电影仍在继续,荧幕里灯红酒绿,可她只感到四围无声无色,只剩眼前人的灼灼目光。那可是与五年前如出一辙的画面。回忆忍不住重放,那段时间他和女友矛盾颇多,向来以懒著称的他没心思应付女友,干脆搬来观湖住着,隔三差五就约自己来地质礼堂的电影院一游。他倒也无所谓看什么,可每一次都固执地拉着她坐在第五排左边的两个位子。她表面上东嫌西嫌,暗地里却把票根一张张存好,想着他这样选座位的原因,是不是他也和她存了些一样的,秘而不宣的心思,又在想及他这样颓废的理由时,忍不住心揪得紧紧的。可那又如何,当时的她想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呀,能多一刻是一刻。
可惜他总归是要回去的。是啊,无论如何,他最爱也最在乎的人还是他的女友,她深知这一点。于是,那段两个人每天凑在一处看电影吃烤串的日子不再,当然他们还是会常常一起玩,和麻花的演员们三五成群地。再然后呢,他们自己也上了大荧幕,她做了他的女一号,以无数个日夜的工作和电影上映后网络上无数莫须有的攻击为代价。于是她终于狠下心来远离他,把爱在怨恨里浸泡成距离感,再也回不去。

可爱过那么多年了,等到她终于觉得自己能够放下从前的时候,她抱着祭奠青春的心思翻出那个藏了票根的本子,费力地辨认出第一张票上面早已淡去的日期,然后在五年后的那一天,从下午满满的通告中抽出一个空档,订下这张影票,独自赴一个分明就不存在的约。

谁曾想竟真有心上人前来。

她用目光细细描摹着眼前人的眉眼,脑子里全都是十年来的种种画面,和他或认真或玩笑的一声声马老师,马丽,丽丽,突然觉得从前的那么多不甘都从此落地。他们真是本世纪最默契搭档,她想着,然后微微勾起嘴角,想着,值了。

她其实分明知道,这两个位子是他和他女友最偏爱的位子。

—————————————————————————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