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E.L.D

【沈马】远辰

我我我我没敢看传说中叔叔微博那边的刀,也不敢关注叔叔的近况。

王牌花絮我都没看,丽丽节目里都那么避嫌了,我我我怕吃到刀。。。

所以对不起各位,还是有私设,不过我尽量避免。

这篇是沈叔叔单箭头,还是走回抒情的路子,字数1000+,背景是王牌录制后,注意避雷。
———————————————————————
“你为什么那么避着我?”

其实在这句话问出口之前,他就早已看出了姑娘眼里压都压不下的倦意。

可是他就是忍不住要问。

他似乎好久都没这样任性过了,可这不一样。

这不一样,他不断地告诉自己。

再不伸出手,姑娘就真的要走远了,远得再也回不来,远得二人的人生再无交点。

别人,或者全世界任何人现在来与他诀别都没关系,她不行。

他这样想着,问话时唇齿间有压不住的颤抖,就好像她负了他一般。

可他有什么资格呢。

因为这些事被指责的是她,被质疑被威胁被忽视的都是她。

从前,他都在心里悄悄认定她是他的姑娘的。而现在呢,纵使是他弃了自尊全力挽留的时候,他都不敢肯定姑娘会不会回头。

果然,姑娘没有回望他,只是低着头轻轻揉一揉太阳穴,任由疲惫沿着自己滋长,慢慢地在二人之间隔成壁垒。

他看着她这副模样,一种无法抑制的心酸和无助突然一下子涌上来,那个他最怕的念头,还是成真了。

晚了。

也对,这几年以来,他在她那样无助,甚至像从前一样向他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都不愿丢掉一点点可笑的骄傲,只是事不关己地笑,喝酒,纵欲,来逃避自己因她而起的那些揪心和无法抑制的强烈心跳。她也从不怪他,只是一个人承担起所有属于她的不属于她的罪责,然后依旧挺直了脊梁走自己的路。

离他越来越遥远的,她自己的路。

他在日光鼎盛的时分为她带来千般美满万种笑意,然后在她的黑夜里逼迫她一次次失望,丢下她一个人独行。有时他就像个顾影自怜的小丑,把自己锁在对她的爱里,困住手脚绑缚唇舌,永远不能脱身或坠落,可他自以为的这些委屈,甚至不及她承受的万分之一。

他们现在穿着好似新婚夫妇的西服,坐在就好像他们做访谈节目时一样的双人沙发上,带着和熬夜写戏时的同样程度的疲倦,而他就像从前一样,睁大了双眼注视着她,可泪水却终于不自觉地争先恐后涌出眼眶。

他想,这可能会是他第二次听懂张学友的《心如刀割》。

也是他卓别林一样的,为艺术而生的这些年岁里第一次为一个人哭得这样伤心,倒像个滥俗连续剧里的男主角一样,无言又深情。

但她还是不肯回头。就像座雕塑,始终坐在与他保持疏离距离的沙发另一头,低头把玩着手机,眼神和呼吸里毫无情感波折,像在嘲笑他从前的自尊,又像在讽刺他此刻的后悔。

其实私下里的她不会这么漠然的,他们向来可以在屏幕之外插科打诨,互相关照,只是这几年过去,在她心里,他似乎从她最牵挂的人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酒肉朋友,可以一起玩闹,但再也不值得信仰和依靠。

该放下了,无论他心里要埋葬多少愧和悔,他们背后,都早已各有枕边人。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up最后的几句叨叨:只写单箭头,一次单箭头得比一次彻底是有原因哒。不是我不想给叔叔和丽丽发糖,只是因为自己这几年爱的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人,写单箭头的话会比较真实,感情更充沛~

感谢留评的大家~很温暖(。・ω・。)ノ♡

评论(13)

热度(14)